永定新聞網歡迎您!

熊兆仁將軍的紫金山情緣

2019-04-25 14:59:51 來源: 閩西日報  責任編輯:   

□ 傅長盛

1983年,離休后的熊兆仁將軍閑不住,心系家鄉建設,一心撲在老區的扶貧事業上,被老區群眾譽為“扶貧將軍”。

“扶貧將軍”最為傳奇的壯舉之一,是幫助紫金礦業落實金銅礦產權,避免了“中國第一大金礦”落入外資手中,為紫金礦業做大做強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礎。

紫金山古稱金山,早在一千年前的北宋時代,就是全國六大產金地和重要的銅產地之一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閩西地質大隊地質分隊長陳景河在山上找礦10年,發現了“金帽子銅娃娃”的特大型金銅礦。由于地礦部門得出紫金山金礦“品位低、儲量小、礦體變化大,開采價值不大”的結論,因而這個“雞肋”,從中央到省一路下放,最終授予上杭縣自行開采。

上杭縣引進地礦專家陳景河擔任縣礦產公司經理,掛帥紫金山金銅礦開發。經5年多艱苦創業,紫金礦業至1997年底,總資產達1.4億元,凈資產5000萬元,高中級工程技術人員200多人,為大規模開發紫金山金、銅礦創造了良好條件。

豈料,剛剛找到“金鑰匙”的紫金山,就遭到國際資本的覬覦。1997年春,個別行政部門從自身利益出發,未經批準,以種種借口擅自與外商簽訂了合同,以極低價格出讓給外資開采,外資以1200萬美元投資對紫金山金銅礦“補充勘探”,根據合同,紫金山金礦開采7年,中方可獲1.16億元人民幣;銅礦開采14年,中方可以獲2.32億元,合計3.48億元人民幣。

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還尚弱小的紫金礦業選擇了加快金礦開發力度、抵制國際資本廉價圈占,與外資競賽的道路。

1998年春,面對紫金礦業“擅自”大規模開采紫金山、利益受到損害的外商,通過種種手段迫使紫金礦業停止開采。企業每天至少損失5萬元和減少礦石產量1萬噸。這樣,當時還是貧困縣的上杭,不但一年失去數千萬元利潤收入,而且要背上借款利息和工人工資1200萬元的損失。

1998年6、7月間,熊兆仁和其他幾位老同志到龍巖進行了20多天的調研。離開龍巖返榕的前一天,紫金礦業總經理陳景河到閩西賓館拜訪熊兆仁,反映了上述情況。回到福州后,熊兆仁找到福建省金礦公司經理和太平洋公司(負責引進外資)經理,問他們某外商的注冊資金有無到位。他們都說,一直沒有到位。熊兆仁說:“資金不到位,過期作廢。”

7月20日,熊兆仁和伍洪祥、王直、李德安、阮文炳、溫附山等幾位老同志聯名寫信給當時的中共福建省委書記陳明義、省長賀國強,匯報紫金礦業集團的基本情況,并提出幾點意見,建議理順關系,走股份制開發道路,加快紫金山礦業的開發速度。

老同志伍洪祥簽名時還加了批語:“自己有能力開采,而且開采得很好,為什么要讓外商開采?這是愛國主義嗎?我堅決反對。”老同志溫附山簽字時也加批語:“對老區事業如此對待,令人發指,希望省里嚴肅處理。”

陳明義、賀國強閱信后批示:“按老同志的意見辦。”

紫金礦業生產從此走上正軌,至1999年,成為全國有名的效益型特大型黃金礦山企業,2000年冬,發展為福建省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,其經濟效益連年攀升,成了全國黃金行業的一匹“黑馬”。

還是在1998年8月7日,即“紫金風波”平息之后,熊兆仁特地到紫金山礦區考察,并欣然為《紫金礦業報》題字:“紫金礦業,穩坐金山”。

此后,紫金礦業依托紫金山金銅礦進行股份制改造,做大做強,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,到如今投資項目分布在全國23個省區和海外9個國家。公司在上海和香港兩地上市,是中國最大的上市黃金企業、第一大礦產鋅生產商、第三大礦產銅生產商,是中國礦業行業效益最好、控制金屬礦產資源最多、最具競爭力的大型礦業公司之一。在2018年《福布斯》“全球2000強”中排名第947位及其中的全球有色金屬企業第14位、全球黃金企業第2位,在2018年《財富》“中國500強”中排名第82位,公司資產總額和營業收入雙雙突破千億大關。以紫金礦業為龍頭的龍巖市支柱產業——有色金屬產業,產值已突破千余元。

天佑紫金山!熊兆仁老將軍當年“臨門一腳”,幫助紫金山金銅礦避免落入外商之手,功不可沒,利在千秋!


?
骑士传奇APP